发布时间:2018-04-09
  • “练习生”播完了,但偶像男团元年真的来了吗?
  • 新浪娱乐对话爱奇艺副总裁、《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已做了8年练习生业务、深谙男团之道的乐华娱乐CEO杜华,资深经纪人、近两年亦做起偶像养成生意的“觉醒东方”BOSS纪翔,以及多位练习生,分别唠了唠他们切身感受到的男团世道。

  4月6日,男团竞演养成真人秀《偶像练习生》决赛落幕。百名练习生通过层层考核、淘汰,最终确定了九名练习生组成为期一年半的限定男团“Nine Percent”正式出道。据不完全统计,决赛前后,约近百个选手相关词轮番冲上热搜榜。“搞偶”girl们共在决赛期间投出了近1.8亿应援票。其中,以第一名C位出道的蔡徐坤更是独获4764万+票数。

  细算起来,这股练习生热潮已在国内持续风靡了近四个月,蔡徐坤、陈立农、Justin、范丞丞、朱正廷等多个名字走红。比赛期间,练习生们单条微博点评赞数已冲至几十万+的规模;微博明星超话TOP20中,练习生强势占据了其中6席;而在权威的艺人网络人气指数综合调查中,蔡徐坤的排名也已连续几次赶超易烊千玺、鹿晗等当红小生,位居TOP3……眼下娱乐圈话题度最高的年轻爱豆,非他们莫属。

  而Nine Percent组团期间,团体诸多工作事宜会由曾一手捧红金城武、蔡依林等人的资深经纪人“葛姐”葛福鸿操办。坐拥多家电视台、经济公司、唱片公司,葛姐已为男孩们争取到了大批优质资源,稳拿多项商业代言。由爱奇艺平台打造的一系列巡演、见面会、团综、打歌舞台……也在计划之中。

  人气为本,专业加持,Nine Percent把目标瞄准国内男团的顶级势力。除了这9人终极限定团体,不少参与了《偶练》的原生团体,如来自“香蕉娱乐”的TRAINEE18,“觉醒东方”五人团,“乐华七子”,“坤音四子”也已拥有了极具“团魂”的强大粉丝群。比赛还没结束,“觉醒”五子的团综已和微博达成合作全面上线,团体活动出场费已翻至30-50万/场。

  有人预言,2018年,偶像男团元年业已到来。

是秀场“小白” 也是“失意”少年

《偶像练习生》海报《偶像练习生》海报

  一档《偶像练习生》让不少观众看到,原来不止海外,仅在我们国内就有着那么多年轻男孩做着“练习生”这一行。就官方数据显示,在前期海选阶段,节目组总共面试了来自国内87家公司的1908位练习生, 最终筛选出100位参与录制。这100人大部分都是95后,甚至还有00后的孩子,除了7名个人练习生外,分别来自31家公司。

  96年出生的靖佩瑶是现代音乐学院一名大三学生。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觉醒东方”公司的练习生。

  对于靖佩瑶来说,成为练习生不是一件规划之内的事。自小对音乐感兴趣的他原本学的是传统美声,想从事的是美声歌手之类和“爱豆”并不沾边的职业。出于实际考量,他还是在艺考前听取了长辈建议,报考了流行音乐专业。进校后,因各方面条件还不错,加上有相熟的音乐老师牵线,他被推荐给了正在广寻练习生的“觉醒东方”公司。

靖佩瑶(图片来自网络)靖佩瑶(图片来自网络)

  起初,靖佩瑶对成为一名练习生并没什么概念,也不清楚公司有何成团计划,更没得到过什么出道承诺,只当这是在校外提升自己的一种方式。他一周要上三四天公司安排的课程。因为嗓音基础好,所以公司给他选的多是精进声乐的课程。懵懵懂懂的靖佩瑶觉得,公司给排了什么,去练就好。他甚少、也没太多意识再去主动接触舞蹈等其它方面培训。

  和靖佩瑶一起练习的还有另外三四个男生,大家平时连轴训练个5、6小时,就觉得自己已足够努力。加之没有更多目标参照,大家对自己专业水平的评价并不算差。在日复一日练习中,靖佩瑶感觉有些迷茫,他和身边的包括其他公司的练习生伙伴也聊过,发现并不只有他这么觉得,“我们一直反反复复做着这一件事情,就是为了在舞台上表现的更好。但实际上好像并没有真正检验展现自己的舞台。”

  靖佩瑶不知练到何时才算是个“头”:“就好像一直要……时刻准备着吧。不过要做多久还要怎么做……其实我也不知道。”

  得到去《偶像练习生》的机会很突然。据靖佩瑶回忆,那是在去年十一月,他进公司半年多后的某一天,他接到公司通知,说有平台会做一档专门针对练习生的节目,要他去面试。靖佩瑶坦言:“当时我没有想到,它是对我有这么大改变的一个节目。”

  没做过多准备,靖佩瑶在面试时唱了首歌,又跟工作人员聊了聊对“偶像”的理解,很顺利地拿到了那张 “入场券”,成为了《偶练》一百位练习生中的一员。

  节目首期录制时,靖佩瑶走进演播厅,给他最直接的震撼是:“哇!原来在中国有这么多的帅哥!每个人感觉都好不一样!” 在这100人里,有不少都是像靖佩瑶这样第一次走出公司小圈子,见识到大场面的纯“小白”,他们脸上流露着兴奋、好奇,长得帅的、穿着打扮好看的、公司名气大的练习生,都能引发他们毫不掩饰的艳羡或赞叹之声。

《星动亚洲》上的蔡徐坤(图片来自网络)《星动亚洲》上的蔡徐坤(图片来自网络)

  和青涩的“靖佩瑶们”对应的,还有一些练习生则显得非常成熟,这体现在他们以前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其它选秀磨砺。如去年刚参加过《中国有嘻哈》的小鬼、朱星杰;参加了海外《Product 101(第二季)》的朱正廷、Justin;参加过两季《星动亚洲》,之前已以男团“SWIN”组合出过道的蔡徐坤等等。已有的知名度使得这些人甫一现身便引发全场轰动。但有一个不争的尴尬事实是,如果他们之前星途顺遂,他们也不会出现在这了。

  这一百位少年并不知道,他们将在2018年春天的娱乐圈掀起一阵热潮。

怎么打好这副牌?

100位练习生争夺出道的九席机会100位练习生争夺出道的九席机会

  尽管之前对国内男团人才(练习生)储备状况有过担心,爱奇艺副总裁、《偶像练习生》总制片姜滨在摸底一圈后觉得,这练习生节目倒还是可以做,“我只能说市场介乎在可看与不可看之间吧。”

  随着这两年国内对海外实行“管控”,早前备受追捧的海外偶像团体“进门”难。但中国的造偶方式还集中在影视剧领域,长期靠玄幻、古装、耽美题材打造角色偶像,观众也看得腻烦。追星girl们渴望在线下演唱会,FM上释放热情。市场需要更真实的舞台刺激。

  让姜滨和他的团队想赌一把的理由就是,国内市场对于偶像团体的“饥渴”程度已非常高。姜滨感叹:“国内有这么大的娱乐市场,这么多年轻人,这么大的粉丝基础,却有这么大的偶像团体空白,很可惜。”

  在资深经纪人纪翔看来,市场饥渴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会有一个爆炸性、具有强大反扑力的事件出来,“虽然现在国内状况一般,但就看你怎么切入‘反扑’了。”

练习生和互动现场练习生和导师互动现场

  从《偶像练习生》的操作上看,它采用的是一种非常讨巧的粉丝逻辑模式。姜滨解释道:“这个思路不难理解。就是如果你想看最专业的歌唱比赛,那《歌手》唱的最好;想看篮球,肯定是去看最专业的NBA。反过头来,我们节目里的孩子都是练习生、学员,他们凭什么吸引人?你肯定不会首选18岁孩子的‘篮球比赛’的对不对?但除非只有一种情况你会看,那就是这个18岁的孩子是你的‘弟弟’,你的‘儿子’。哪怕他打得再不好,你还是会关注他在台上的一举一动,陪着他进步。所以我们要做的节目就是,通过内容过程,把练习生变成你的某种情感投射。”

  为了了解粉丝心态和行为习惯,《偶练》自打建立宣传组开始,就成立了一个专门针对粉丝的运营团,和粉丝群时时互动沟通。“说真的,我们不能跟粉丝杠着说‘你不喜欢这个是因为你看不懂’。现在很多话语权都在粉丝手里,他们是会反倾销于内容的。我们必须是‘知道你喜欢这个,我就得这么干’。”姜滨很直白地说道。

节目现场节目现场

  小P,北京某高校的一名大三女生,资深海外团粉,从不care内地团。在她心中,国内男团几乎都被打上了“造型山寨”“作品经不起推敲”“实力平平”的标签。但在《偶练》中,她却pick上了16岁的男孩Justin。小P坦言,最初喜欢上Justin倒不是看上了他的舞台魅力,只是某段时间无意在微博上刷到了一些《偶练》花絮cut,觉得这个爱闹腾、擅吐槽的“皮孩子”个性很可爱。经过更多了解,“乐华三口(指朱正廷、范丞丞、Justin)”、“皇权富贵”CP(范丞丞、Justin),以及Justin和其他公司哥哥们之间多线的有爱互动,都让小P越来越深陷其中。

  不止小P,她所在四人宿舍的其他三位姑娘也分别在《偶练》里pick上了“小墙头”:有人是蔡徐坤的“女友粉”;有人是是朱正廷的“性格饭”;还有一位成了博爱团饭,既称自己是“坤音女孩”,刷着“乐华七子”,顺便还爱着“觉醒”五口。按“搞偶”女孩们的行话来说,这帮练习生XXJ简直成了自己的“快乐源泉”,每天都能从各种小视频中get到惊喜。

亮点台词截图亮点台词截图

  《偶像练习生》每一轮拍摄素材量都非常大,除了正片外,节目方确保有更多的内容可以随时灌溉粉丝群体。除了两支以推进比赛赛程为主的正片剪辑组外,节目组另有一队人马专门做呈现练习生个性的CUT剪辑,为练习生们辅助建立人设。

  有的练习生很爱吃,粉丝也会调侃,小队就会剪辑他爱吃的画面;有的练习生有担当、照顾弟弟,那能建立其队长人设的也会cut出来;而针对大家热议的、关系不错的几个练习生,剪辑组亦会有意将各种“相爱相杀“故事线体现……

  小P回忆,近期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段花絮,是几位练习生在一起玩“猜词游戏”。眼见着“皇权富贵”、“人间仙子”(指朱正廷)、“王炸四子”(指蔡徐坤、Justin、范丞丞、朱正廷)这些流传于“民间”的粉丝趣味梗从练习生本人口中讲出,饭圈“炸了”,“原来他们什么都知道啊!是没事就在SJ饭圈吗?”小P不无兴奋地玩笑道。

现场花絮照片现场花絮照片

  除了节目组建人设、关照CP,一些练习生的所属公司也没闲着。

  自打确定包括靖佩瑶、秦奋、韩沐伯、左叶、秦子墨在内的五位练习生入选《偶练》后,“觉醒东方”的老板纪翔就开始着手在B站、微博等多个平台上传多则有关五子团魂向的视频,分层安利。节目初播时,这些衍生视频只引来几十上百条网友弹幕,而随着节目深入,呈现出更多的练习生关系,观众也越来越入戏。

  在60进35那场比赛中,“觉醒五子”有三人惨遭淘汰。一向硬汉形象示人的韩沐伯在看到靖佩瑶等弟弟淘汰时泣不成声,向来好脾气的秦子墨听闻左叶仅差一步(排名36)便可晋级后爆发遗憾怒吼……这些画面都让“搞偶”女孩们ZQSG地心疼起了这个男孩团体。而也就在当周,“觉醒东方 团魂”关键词冲上微博热搜榜前位,入戏了的粉丝开始回扒B站相关视频弹幕量激增。

  衍生节目“全民票选,送练习生出道”的概念也让粉丝陷入疯狂。小P粉上《偶练》后,虽然也疑心过国内这种比赛会否有“黑幕”,或有一些利益因素影响练习生命运,但她还是抛开了这些把控不了的疑虑,如果自己pick的选手真的只是因为粉丝不给力,几票之差,痛失这次出道机会,这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跻身“贾母”(Justin的妈妈粉)之列的小P每天在姐妹群里撒出的投票口号是:“一票也是情!一票也是爱!救救我的孩子吧!”除了日常一箱箱地往宿舍搬“维他命水”,兑换电子票打投,为了能让自己pick的练习生获得尽量多的网络票数,小P和室友们不仅密切关注粉丝站组织的各种“投票集资”活动,也分别加入了线上打投组,疯狂购买注册了N多投票账号——能多投出一张有效票,她们就再心安一点。

  4月6日,在决赛排名出来当下,小P长舒了一口气。她所支持的练习生Justin共获得1457万+票,以第四名成绩出道。尽管这并不是她心目中最理想成绩,但亲手把16岁“儿子”送出道的成就感,还是让她感到满足。

是网络红人还是顶级男团?

  《偶像练习生》无疑给沉寂许久的男团市场辟开了一道口子,让众多年轻有潜力的偶像苗子露出地面,沐浴到了阳光。

  节目开播以来,练习生们微博粉丝数呈四五倍增长,人气最高的蔡徐坤初登场时粉丝数为一百四五十万,成稿当下(决赛结束后第四天),其粉丝数已高达613万。在某专业粉丝集资平台上,蔡徐坤粉丝曾在一个半小时内完成38万元的应援目标。决赛期间,其粉丝更是集资86万为他投票应援。而就在蔡徐坤2016年18岁生日时,粉丝有为他组织过一次目标2万元的筹款,结果以只筹得1.8万元宣告失败。短短一年多时间,境况天壤之别。据相关报道统计,截至比赛结束,练习生的粉丝们在该平台上为爱豆公开募集的应援总资金已超过1450万。

蔡徐坤微博首页蔡徐坤微博首页

  互联网时代,数据为大。练习生们数据变化背后产生的是商业价值的变化。

  据悉,虽然“觉醒东方”这次输送的五名练习生无缘最后的Nine Percent 9人团。但比赛还未结束时,男生们一场活动的价格大概已达到了30-50万。就在前几日,“觉醒”和微博合作的最新团综“觉醒TV”也已上线,首期正片累计播放量破千万。

乐华七子乐华七子

  另外,“乐华七子”一结束比赛就奔赴泰国拍摄某知名互联网产品的代言广告,Nine percent也已确定接到了包括“美图手机”在内的几个大牌代言。而不少行业制片人更是看中了练习生的市场活跃度,向他们抛出了大量影视剧橄榄枝。有业内人士估计:“像蔡徐坤,现在一部剧3000万没什么问题。”

  尽管商业价值看涨,但姜滨犀利指出,在他看来,男生们目前大多只能算是“网络红人”而已,“不是现在每天被很多‘炮姐’围着,微博微信天天有人刷就行了。出道之后,如果还能持续像今天这样往上走,那才能叫出了一个好男团。”

现场表演动图现场表演动图

  大佬们看得很清楚,虽然练习生们都有一定底子,但实力并不算太经得起推敲。“他们现在红,一是因为节目相关曝光量大,还有节目中呈现了很多细节,粉丝对他们的情感其实都是靠各种细节积累上来的。” 姜滨表示。

  纪翔的话更直接一些,“他们好就好在,现在国内‘饥渴’程度够高,毕竟这帮孩子颜值是够的,也有性格,靠这些是会有一堆人来帮他投票。但还是那句话,我们国内做男团的时间太短,所以导致出来的产品并不是成熟品,至多是半成品。”

  除了节目“精雕细琢”的11期录播,截至目前,偶像练习生们还做过一场线下带live演出的见面会,而4月6号决赛当天,练习生们同样全开麦地做了整场live直播。前一场见面会,一段动作凌乱的主题曲直拍视频在网上疯传开来,被一些平时不太关注节目的“路人”直观评价为“群魔乱舞”。而决赛直播时,没了后期修音“保护”,男孩们不太稳定的多首live还是被广大网友群嘲了一番。

春天真的来了吗?

决赛现场决赛现场

  虽有待成长,但毫无疑问,Nine Percent男团是当下市场最炙手可热的存在之一。据了解,在限定组团的一年半内,团体资源配置可谓业内顶级。

  江湖人称“葛姐”的资深经纪人葛福鸿,将会和爱奇艺联手做团体运营。葛福鸿不仅捧红过金城武、蔡依林等多位大牌艺人,还坐拥多家电视台、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制作公司,资源丰厚。比赛没结束时,她已动用了手头多项优质资源为九人团铺路。不久之后,她还会和Nine Percent团员们展开美国之行,去美国最好的演艺公司,看美国最好的Con,接触更多的秀……带着练习生们好好涨一番“涨姿势”。五月份,练习生巡演系列活动也将陆续展开,爱奇艺另会做系列打歌节目,旨在让他们回归歌手专业舞台。

  而除了已基本算是官宣了的“美图手机”、游戏代言,姜滨透露,包括播平台在内的多项重要商业代言也已找上了门。各种电视台节目、影视剧邀约更是络绎不绝。

决赛现场的王思聪决赛现场的王思聪

  在规划Nine Percent路线时,姜滨理性地表示,在保证曝光量基础上,他们也会根据团体定位,严谨接外部工作,“因为他们还不是明星,很多内容接过来对他们其实是一种消耗,我们还是希望他们能冷静地在专业上再长一长。包括现在,至少短时间内我不希望他们接拍戏的工作,因为那本身也不是他们擅长的。”

  “我跟他们很坦诚讲过,‘在这种时候,一个真正爆款剧怎么可能会找你们呢?这时候来找你们的都是想蹭你的流量来消耗你的。你们既然走了偶像这条路,首先要做的是回归偶像舞台,从技术水平和魅力层面再圈粉,那才能走的长’。 ”

  除了备受期待的Nine Percent,随着大众把目光聚焦到男团领域,“香蕉”、“觉醒东方”、“坤音”、“麦锐”等多家练习生公司冒头,不少吃瓜群众断言,国内男团市场春天已经来到。

  纪翔对此却不太乐观:“大家好像觉得一节目里出现三十几家男团公司一百名练习生,已经很多了。但其实放在中国这么大市场里,这数量简直太少了。这一百个人都是东拼西凑出来的。”

蔡徐坤决赛现场落泪蔡徐坤决赛现场落泪

  姜滨也证实,这一季《偶像练习生》联络到的几十家公司,基本就是国内男团公司的总数,市场上的练习生已经被挖的差不多了。而这季节目做完后,练习生市场其实已出现断层,如果明年连着做《偶练》,可能连合适的新面孔都找不到。

  姜滨暂时没有明确做第二季的计划,“明年能不能做……到那个时候再去判断吧。”

  在市场现有的百家男团公司里,其中“小作坊”的比例又占到了80%左右。纪翔分析,许多小公司面临着资源稀缺和目光短浅问题:“像我们传统艺人经纪出来的公司,在圈里有多年的经验和资源,培养练习生有转化率,和变现的能力。而有一些行业外的公司,拿了基金的钱盲目冲进来,只是凭着一腔热血,最后钱烧光都退出了。《偶像练习生》的疯潮过后,开始退潮,这时候你才能真正看见谁在裸泳,真正的战役打响了。”

  就近几日状况来看,大、小公司的行动力高下立见。纪翔的“觉醒东方”已趁热为“五子”推出了《觉醒TV》,还邀来了《偶练》中话题度颇高的练习生董岩磊做“惊喜嘉宾”,上线当日,“觉醒”还为男孩们争取到了微博开屏资源。

  靖佩瑶透露,比赛后,团员们私下的训练强度比参赛前更大:“譬如我这边来说,也不是只上声乐课了,公司还安排了舞蹈等更多有男团元素在的课程让我们去学。”而乐华七子在比赛第二日一早也进行了顶级时尚杂志5月刊32P拍摄工作,下午即飞国外拍摄了集体代言的广告,七人巡演也会陆续展开。而多家小公司暂无任何动静。

蔡徐坤妈妈和范丞丞父母也来到决赛现场蔡徐坤妈妈和范丞丞父母也来到决赛现场

  另外,尽管爱奇艺着手打造打歌舞台、音乐打榜节目、演唱会等系列产业链,且面向整个市场开放,所有公司的艺人都可以参与,但是在有多年海外追星经验的粉丝小P看来,这事儿也不是很乐观:“就现在国内情况,即便你做了打歌舞台,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真正高质量的偶像去轮番打歌。这波关注度高的孩子一下也没那么多作品,做两轮会不会就越来越Low呀?”

  这些,姜滨所在的团队都有考虑过,但他的话并未说死,“有些东西是没法提前靠逻辑判断的,不能一直等。就像我们最开始做《偶像练习生》,直到第一期上了也有很多人不看好。但对于我们来说,既然选择就咬牙往前走,不然这市场永远起不来。”

  “只能说今年男团的市场发芽了,真的只能是一个小苗子。它意味着脆弱,很容易被各种外力所压倒。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大家共同去灌溉呵护,而不是极度快速地去消费他们。否则一切就又打回原形了。”

  ——中国偶像团体的春天何时才能真正到来?姜滨沉吟良久才给出这段回答,显得保守又谨慎。(Ran/文 蒋顺发/部分采访)

栏目介绍

  新浪娱乐在这里帮您解读娱乐圈另一面。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